首页  »  人妻女友  »  【复仇的喧嚣】作者∶不详
【复仇的喧嚣】作者∶不详
               复仇的喧嚣


排版:tim118
字数:97123字
TXT包:  【复仇的喧嚣】作者∶不详.rar (94.52 KB)  【复仇的喧嚣】作者∶不详.rar (94.52 KB)
下载次数: 193





  *********************************  这文章是别人改写的,里面参合了很多其他文章的情节,也加上了作者自己的描写,第一次在这里发贴,希望有什么不正确的地方请斑竹指正,我不会编辑排版,麻烦斑竹大大能帮我排下版吗?谢谢了!
  *********************************
  我今年二十五岁,我当警察当了三年,监狱里蹲了两年,出来后黑不黑白不白的混了两年,接触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三教九流的罪犯,一个人究竟有没有那种背景接触多了我都能看个八九不离十。

  为什么我会进监狱,那是因为在我的外套里发现了两包白粉,要不是有几个好兄弟疏通关系,恐怕就不是判两年的事了,我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在陷害我。
  「你自己想清楚吧,想事情早点解决就早点联络我。」我把杯子里的水喝光,站起来走出了大门。走在路上头上冒虚汗,便来到经常光顾的饭馆,要了一碗牛鞭,烧烤则连吃了四串腰子,玩命的狂补。

  老板开玩笑说晚上我要睡不着。靠!我现在只怕睡下去醒不了,害怕什么睡不着。吃着吃着从外面进来一个三十左右的人,身后跟着一个很漂亮的美女,少妇打扮,相当性感。

  两人找了张空桌子坐下,年轻孩子在点完菜之后好像很亲密的和女人说着什么话。少妇则一脸爱理不理的样子,时不时打情骂俏斯的推打一下男的。

  我看见男人的手在桌子下面轻轻的抚摸女人包裹着丝袜的大腿外侧,然后渐渐的伸入了裙子里,动作相当淫亵。女人则嗔怪的把他的手推开,男人的嘴角挂着淫笑,把手缩回来,放眼在餐厅的四周打量,接着我和他的目光就对上了。
  他看见我好像触了电一样脸色刷得变白,同时推了推身边的女人。女人看见我也是脸色变了变,我低下头装没看见去继续拿筷子拨拉碗里的东西,但是突然有种饱了的感觉。

  过了一会儿女人过来了,身后跟着那个男人。

  我没有抬头,熟悉的声音传来:「文龙……」

  我不能再装没听见了,于是抬起头来看着她,调动脸上的肌肉作出微笑说:「嘉琪,真巧啊!你们也在这里吃饭吗?」我尽量想作出平和的表情,但是感觉脸上的肌肉发酸。

  「是啊,真巧啊。」前妻嘉琪拉开一张椅子坐下,那个年轻男子也坐在了我的对面。气氛有些尴尬。

  「你们……这是,也来吃饭?」废话,来饭馆不是吃饭是什么?我感觉我自己好像个白痴。

  「啊,是……是啊,你也是……」嘉琪说着也笑了出来,我都快吃完了,这不是明摆着的事儿吗?我们两人好像都有些不知怎么开口。

  「你现在在哪儿?」嘉琪问我。

  「XX公司。」

  「做什么的?」

  「做一些民事咨询,瞎混呗。你呢?」

  「我现在还开那家网吧。」当时的网吧我掏了一半的钱,嘉琪他老爹掏了一半的钱,而且关系都是我给找的,但是没三个月我就进去了,离婚后都给了嘉琪了。

  「是吗?那我到你那儿上网给打个九折吧。」我开玩笑。

  「九折太少了,到时候大哥你过来,我给你办张贵宾卡,直接免费。」嘉琪刚想说话,对面的男人开腔了。

  「这是……你男朋友?」我看着那个男人。

  「啊,我一直没跟你介绍,他就是我跟你说的那个……」淑惠的话没说完,但是我已经懂了意思,这人就是撬了我墙角的那个人。

  在监狱里初闻前妻嘉琪和别的男人有婚外情的时候,我曾经发誓一定要把那个奸夫碎尸万段,但是出狱后我的心态也改变了,我没有闹事,平静的和嘉琪离了婚。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因为我知道嘉琪不会主动离婚,即使她想这么做,她是一个好女人,跟着我两个人都痛苦,何不做做好事呢?

  「哦,怎么称呼啊?」

  「李家荣。」男人显得比刚才镇定了很多,脸色也恢复了从容,甚至还对我微笑。看起来挺帅的,但是没我帅。

  当初我蹲监狱的时候刚转到看守所就听到风声了,有次嘉琪过来看我的时候我问她,她承认在外面有人了。当时我只是沉默,随后回到号子里我气的发疯,结果被杂役带人狠收拾了一顿。

  我真没想到平时文静贤淑的嘉琪竟然会背着我这个丈夫在外面偷男人。劳改所最初的一段时间我每天晚上都在想着现在嘉琪是和什么样的男人睡在一起,那个该死的男人又是怎样压在我妻子的身上将他的肉棒塞满嘉琪的肉穴,然后两人又是如何绞缠在一起挤压抽插。

  他的手是怎样的抚摸揉捏那两团饱满坚挺的乳房……

  他是怎样在我家的床上肆意的占有、蹂躏我妻子那美满性感的成熟肉体……
  他的肉棒将如何抽插……

  他带不带保险套……

  他会不会把精液射进去……

  他的精液将如何冲刷我妻子的阴道,如何灌满子宫……

 嘉琪的子宫又是如何接受他那肮脏的精液而受精怀孕嘉琪将会如何的背叛我
  ……

  她的阴唇将会变得如何肥满湿滑……

  那爱液和蜜汁将会如何得流出……

  她在高潮的时候将会如何淫荡的呻吟……

  他们是否一边嘲笑着我的愚蠢一边性爱……

 他们是否在卧室里挂着的那幅我和嘉琪放大了的结婚照之前说着各种淫词浪
  语……

  他们是不是想A片里的男女一样淫乱而狂野的用各种姿势作性游戏……
  她是否已将我彻底的忘记……

  她是否一开始就在骗我……

  她究竟和那个男人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承认那段日子简直难熬到了极点,苦重的劳役再加上精神的折磨让我处于崩溃的边缘。

  最初我之所以当时回想这些是有原因的,因为我以前和嘉琪做爱的时候都是中规中距,嘉琪在床上表现得很传统,从来都是配合得角色。

  这也是我为什么在外面找女人的原因。但是自从知道了她竟然有情夫之后我就想会不会她对我所表现的都是假的一面,而热情的一面都被了那个不知名的男人。这种被欺骗被背叛的感觉让我心神不宁。

  我曾经过誓出来后一定要查明真相,但是随着劳改所里的日子渐渐地将我的怨念磨平了。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与其出去惹事再回来受罪,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做人算了。

  所以后来我和嘉琪离了婚,那个男人也不想去查了,我也有错,如果嘉琪因此可以得到新的生活,我又何必作恶人呢。现在知道了这个男人的,也算是了了一件心事。

  「李家荣啊,嘉琪是个好女人,我当初……不说了,我没能让她得到幸福,总之你要珍惜她。」我拍了拍他的肩膀,勉强笑了一下。这小子也是笑着看着我点了点头。

  「文龙……你……咱们……唉……」嘉琪张嘴却说不出话来,最后叹了一声。
  她现在看着我的样子然我想起了以前我们刚结婚的时候。她的眼神很复杂,她这副表情我也是很熟悉,心里有话说不出来的状态。当然我现在也是一样心里有种情绪不知道该往下说什么。

  「文龙,你要是……现在……我那个网吧还有你一半……」嘉琪的话让我心里暖了一下,我现在确实称不上混得好,从外表就能看出来,但是我不想接受,出于我仅存的少得可怜的一点自尊。

  「别说了,我给你的就是你的,别的我不想再说了。」我制止了她的说话。
  一时间桌子上又陷入了沉默。

  「得了,你们吃吧。」我不想再在这种气氛中待下去了,招呼服务员结账,嘉琪似乎想让我再坐一会儿,看我坚持要走站起来想帮我付钱,连李家荣也站起来假模假势的掏钱包。我挡住了他,全世界的人请我都可以,但是我受不了让他替我买单,那种感觉让我好像吃苍蝇,想打人。

  「你的钱留着结婚吧,一顿饭前我还有。到时候结婚了别忘了通知我一声,我就算人去不了红包一定会到。」我故作潇洒的对嘉琪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出到外面好心情荡然无存,本来想吃顿饭,被这双狗男女搅烂了情绪。我也不知道我在不爽什么,总之心里发堵。回到住处,脑中总是前妻的影子,还有那个一脸贱样的李家荣,嘉琪怎么会选这样一个人当男朋友。

  如果他比我优秀也就算了,我心中还好过一些。但是这个李家荣说帅有我帅吗?个子也没我高。年纪轻轻肯定没什么社会阅历,他有我成熟吗?还是说这小子床上功夫比我好?

  想着前妻的好,想着前妻的背叛,不知不觉,泪水充满了眼角……

  原来,我还是那么深爱着她!前妻比我大五岁,年少的我碰上了成熟的她,刚开始他只把我当弟弟对待,最后却被我的柔情感动,嫁给了我,结婚的时候她开玩笑的说嫁给了自己的弟弟。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晚上,被早晨的闹钟叫醒的我,懒散的爬了起来,拨通了以前在警局上班时候认识的一个法官铁哥们的电话「喂,老大,是我,文龙!」
  「文龙,是你啊,你还当我是兄弟吗?出来也不找哥们几个,我们兄弟几年的情分你都忘了吗?不管你做过什么,你永远是我的兄弟,当然我知道你进去是被陷害的……」电话两边都是一阵的沉默。

  「那事就先别提了,我找你是有个事,我想请你帮我找个私家侦探,要口风紧,有能力的那种,由于我刚出来,身上没钱,佣金你先帮我付上,至于我被陷害的事,我自己会去查。」

  「恩,好,没问题,我给你个电话,她会帮你办好的,至于钱,你小子的银行卡没换吧,我让老三他给你先打上一百万,你别拒绝,哥几个的脾气你都知道,要知道,你出来没联系他们,他们杀了你的心都有了,好了,不说,省的你小子拒绝,我会联系老二,老三,找时间出来聚聚!就这样吧,先挂了。」

  随着电话嘟嘟的挂机声,我的眼眶湿润了,没有任何的怀疑,没有任何的鄙夷,有这几个兄弟,这辈子,值了……

  我要知道我前妻现在托付的这个男人是否值得她背叛我。

            拨通了老大给我的电话

  那边有人接通,是个女的。我自报了姓名,那人似乎对我很尊敬。随后给了我一个地点,要我去那里与她见面。地点似乎在市区的某个咖啡厅,我鬼使神差地答应了,等挂了电话才想起来忘了问她究竟是谁。

  外出打车直奔约会地点,因为脑子的关系,对市区的路况有些混乱。

  等到了地方,发现路边有一家咖啡厅。我给了司机钱,让他在路边等着,然后自己走进咖啡厅找了张位置坐下左顾右盼。没过一分钟手机响了,还是那个女的,问我到了没。我说到了,问她在哪儿,她说两分钟之后就到。

  果然两分钟之后沿着路从旁边走来了一个女孩,真的是女孩,长相一般,算不上漂亮也就是个五官端正,个子也不高,属于很平常的那种邻家女孩扔到人堆里就看不见她的那种。看年龄大概就是二十五六岁,头上带着一顶棒球帽,穿着打扮像个假小子。但是举手投足之间带着一种与她年龄不符的老练和稳重。
  她挎着个黑包看见我向我招了招手,然后示意进坐下说话。

  到了店里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随便点了几个菜。那女孩问道:「你好侯先生,我叫林晓婷,不知道您雇佣我做什么?徐法官打电话没对我说清楚,」
  「你是徐法官介绍来的,所以我对你比较放心,我想让你帮我查个人,」
  「侯先生,你放心,我在这一行里面声誉是比较好的,你尽管说吧」大概是听懂了我的意思,女孩可以强调了放心二字。

  「我让你查的人叫李家荣」我取出那张照片给他,「帮我查清楚这个人的底细和平时的活动」

  「恩,好的,我会尽力帮您。」

  「对了,反正我最近没什么事,你要是发现他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就直接打电话给我,我会一起去看看的。」

  「行,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我想我现在就可以开始去为您工作了。」
  「那好吧,麻烦你了。」

  回到家,洗了个冷水澡,浑身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舒服,看看自己有些松弛的肌肉,想想自己的被陷害入狱,我决定开始锻炼,为了复仇。

  三天后,我接到了林晓婷的电话,她说还是约在上次的咖啡厅那见面。
  「林小姐你好,不知道你这几天有什么收获。」

  林晓婷似乎有些犹豫,踌躇了一下告诉我说:「是这样的侯先生,您曾经委托我调查的李家荣,我已经大概查明了表面情报,他是李氏集团的大少爷,为人阴险委琐,他父亲的李氏集团发迹很快,似乎有黑社会背景,这一点很难去深入调查,还有……」

  「继续说下去。」

  「我发现……那个李家荣家结了婚之后还在外面有很多女人,我对他在外面的女人也做了调查,发现其中一个居然是你的前妻……」

  林晓婷从挎包里拿出一个文件夹,交给我,里面有完整的报告书和一些照片。好片似乎是隔着窗户拍摄的,现在专业摄影器材真是了不得,隔着老远就像在跟前一样。

  照片显然是从卧室外面的某处拍摄的屋里,窗帘没拉。里面看得挺清楚,一男一女两条赤裸的肉体在床上纠缠,女人的表情时而淫荡快乐,时而痛苦皱眉,有一张竟然是她蹲在地上给男人专心的做口交的镜头。那个男人就是李家荣。
  女主角正是嘉琪,起码从照片上来看她并没有任何被强迫的迹象,相反似乎她很快乐的样子,完全是一付心甘情愿的为那男人服务的场面。

  我的心怦怦得跳了起来,这照片不是假的。她怎么能……我感到胸口很闷,我虽然和嘉琪,但是不代表我失去了人类的感情,得知自己的前妻一直和另一个男人通奸,这对任何男人来说都是无法忍受的耻辱。

  「这样吧,我继续雇你查这个男人,彻底查清楚他的身份,怎么样?你开个价吧。」我不在乎钱,至少现在不在乎。我有种强烈的感觉,查清楚这个李家荣,也就能知晓我被陷害的原因,我要查清楚……

  此行算是有些收获,至少弄清楚了李家荣大概是谁。但是嘉琪究竟是如何和他发生婚外情的?

  我甚至在想象,或许在我在监狱的时候,李家荣就在我的家里,在我的床上尽情的满足着我的妻子对精液的饥渴。

  我的一切都被他肆无忌惮的占有,也许我不在的时候,他的鸡巴就取代我填
  满了嘉琪湿紧温热的阴户肉穴和口唇;他的精液代替我灌满了她的子宫和食道;
  所有属于我的东西都被他取代了。

  我的头又开始疼了,因为,我忍受不了这样的想象。我会发疯的,我会杀人的!

  这几天我和那个叫林晓婷的女侦探保持着联系,我期望能有些进展。

  但事与愿违,林晓婷跟了几天也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只是发现李家荣很喜欢去植物园附近的一家酒吧,林晓婷判断那家酒吧可能是李家荣一个重要的活动地点。

  林晓婷给我来电话的时候是下午,电话里说她看到李家荣在那间经常去的酒吧里和嘉琪在一起。问我要不要去。她知道我的顾虑。因为那是我的前妻!我的心情非常的激动,不是高兴的那种激动,而是有点类似于终于要面对残酷的现实,幻想被打破,被判刑之前的那种心情。

  我赶到地点之后,只见林晓婷坐在酒吧附近的一辆面包车里,看见我过来便鬼鬼祟祟的从车里探出头打手势让我快点上来。我上来之后她对我说嘉琪和一个男人在酒吧里,看样子很熟悉,而那个男人的身材和照片里的男人比较接近。
  我没说话,林晓婷递给我一个望远镜,我们俩躲在车里拿着望远镜一直向酒吧门口看。

  等了将近一个小时,终于有了结果,只见嘉琪亲密的挽着那个男人的胳膊走出酒吧门口,那样子就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一样,几乎半个身子都贴在男人身上,鼓胀的胸部紧压在男人的胳膊上。脸上带着娇媚的笑容,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好像小鸟依人一样。男人的手搂着她的腰,好像在触摸她的敏感部位。

  我仔细看那个男人的脸却看不清楚,因为他带着一个长舌的棒球帽,帽沿压得很低挡住了脸。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嘉琪的态度已经表明了那男人的身份。
  「李家荣!」我和林晓婷异口同声的脱口而出。

  我的怒火一下撞到了脑门,正想下车,却被林晓婷拦住。原来事情竟又发生了变化,只见嘉琪好像撒娇似的在李家荣的耳边说了些什么,李家荣却一脸不耐烦地推开了她,转身就走。

  嘉琪急忙上前拉住他的胳膊,却被他再次甩开,并且扬手在嘉琪的脸上甩了一巴掌,然后男人转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就剩下嘉琪捂着脸傻乎乎的站在那儿发愣。

  「怎么回事?」我和林晓婷也愣住了,看样子嘉琪和李家荣之间发生了龌龊,两个人翻脸了还是怎样?

  过了会儿,嘉琪的手机上似乎来了个电话。她打开手机看了看,接听。我听不到她在说些什么,接完了电话她转身又进了酒吧。林晓婷问我:「要不要跟着李家荣?」「让我想想」正说着,却看见嘉琪出来了,钻进了自己的车,上了路往别处开去。

  「跟着她。」我做出了决定,林晓婷将车调头在后面远远的跟着,也跟着上了路。

  出乎意料,嘉琪的车竟然开到了我和林晓婷见面的那家咖啡厅,再看门口和她见面的人更是让我吓了一跳,竟然是黑昆。

  只见他嬉皮笑脸的对嘉琪招了招手,嘉琪上前和他说话,转身要走的时候却被他拉住胳膊,两个人一起进入了酒吧。

  「奇怪……」我自言自语,嘉琪怎么会认识这家伙?

  林晓婷在一旁不解的看着我,「你认识那个男人吗?」

  「认识,他父亲是市长。怪事……我要去看看……」我下了车,远远的绕了一圈,进入了酒吧。

  酒吧里人不算多,我不动声色的躲入角落中迅速将现场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嘉琪和那个家伙。怪事……明明看见他们进来的。难道……我想起卫生间,这种酒吧的卫生间实际上另一个功能就是简易炮房。

  嘉琪难道和这家伙在那里?难道她和这家伙有一腿不成?

  我的脑子乱哄哄的,牙齿不自觉地咬得咯咯直响。装作没事的样子坐了一会儿,还不见他们俩人出现,于是慢慢的走进卫生间。

  我的脚步放得很轻,等到了地方之后仔细侧耳倾听,果真一丝压抑的女人喘息的声音传入我的耳中,我感觉我全身的血液都胀到了我的脸上。慢慢的循着声音的源头过去,却发现恰好就是我和张茵当时所处的那个隔间。

  我躲入了相邻的隔间。

  仔细听,那声音确实是嘉琪发出来的,她的呻吟相当沉重,似乎很饥渴的样子。同时伴有衣服摩擦的窸嗦声,似乎两个人正在剧烈的扭动。男人的声音也相当的含糊,似乎嘴里正在含着什么东西,但是鼻子里发出的喘息十分清晰,同时听声音就能知道两人的动作正进行得如火如荼。

  我攥紧了拳头,感觉全身忍不住在发抖。我整个人就像是思想和肉体分离了一样,完全被石化了。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甚至我都搞不清楚我现在为什么还没有冲进去把这两人撕成碎片。

  我开始上下寻找可以看过去的地方,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想的。自己的前妻现在就在隔壁和别的男人偷情性交,我却在想方设法的偷窥他们。

  这是我吗?我以前就是这样变态吗?

  不知是不是巧合,隔板靠上有一个小孔,可能是以前打螺丝的地方,现在螺丝已经没有了,我小心的放下马桶盖,轻轻站上去,将眼睛对准那个小孔,角度相当不错,下面的情况顿时看得一览无遗,而我的胸口则是阵阵的发闷,眼角的肌肉控制不住的在跳。

  嘉琪被男人搂着,上衣前襟半开,露出里面饱满白腻的乳房和半解开的性感蕾丝乳罩,包裹着黑色丝袜的双腿盘绕在男人的背后,身体悬挂在男人的身上。
  男人的双手兜着她浑圆的赤裸屁股,从下面和她紧密地结合在一起,将脸埋进她的胸前,嘴里含着她的乳头,就那么站着有节奏的耸动自己的身体,嘉琪的身子随着男人的动作而摇摆,扭动腰肢迎接男人的侵犯。

  我的脑子里面似乎嗡的一声,好像炸开了一样。这个女人以前当着我的面和我说多爱我,谁知在别的男人面前竟然表现得如此淫荡。

  只见嘉琪激烈的扭动着,似乎非常兴奋。男人的手拼命的揉摸着她包裹着性感黑色丝袜的大腿,下面传来的进出的水声相当清晰,似乎顶的非常深。嘉琪的头发四散乱甩,口中压抑的呻吟声异常兴奋淫荡,刺激着我的官能。

  「我们换个地方吧!」男人在喘息中低声说道,但是动作仍不停止。「咱们到外面去,好好刺激刺激……」

  「我要这样子就好!我一秒钟也不愿和你分离。」嘉琪娇喘着,大概害怕自己控制不了,叫出了声音,那事情可就惨了。

  我气的脑门上的筋直蹦,这个女人实在是太不要脸了。她和这个男人说话的口吻比和我在床上时还要娇嗲亲密,简直就是情人之间撒娇的情形。这个女人怎么可以在我的面前装的那么像?和我在一起时那么爱我,和别人在一起时这样淫乱。

  但奇怪的是我除了气愤之外竟然还在考虑别的东西,这男人究竟想怎么样?
  到外面刺激刺激?难道他想就这样出去?如果就这样插入着肉棒,像四只脚动物一样地爬着走,应该也是办得到的,我心里计量着。

  我不知道怎么了?我此时应该冲进去撕碎这两个人,但是我没有,反而还有时间在想这些变态事。

  「来,我们一起走着去……」男人的声音很淫荡,「我就要在外面干你!」
  「可……可是这样不太可能吧!」嘉琪有些犹豫。但是她的话没说完,男人又开始揉搓着她的胸部,吻着她的耳朵。并且将她的身体反转过来,变成臀部和男人的耻部紧密相贴,好像老汉推车似的姿势。

  「呜……哈……」

  嘉琪咬紧牙根忍住不出声,但是再这样下去,恐怕无法再控制下去。似乎知道不可违逆男人的意愿,只好任命似的放弃了抵抗。

  「我……我们走吧……你轻点……」她小声地说着,慢慢地将隔板门推开一条缝,往外面迈开步伐。男人的腰也开始配合着移动。

  「啊……啊……」每迈开一小步,由于两人的步调要配合,嘉琪的身体在忍不住抽搐,大概是紧密插在体内的肉棒的前端与子宫的摩擦更加剧烈,而且必须小心翼翼,否则可能会使得肉棒滑落出来。

  相连着的两人已经完全到了外面,卫生间内此时空无一人。我的心跳快得惊人,也悄悄将门拉开一条缝观察。

  到了外面还没有停止,男人从后面顶着嘉琪,双手兜着她的腰,到处乱走。
  嘉琪则好像爬行动物般,似乎意识也是模糊不清。但是以她的淫荡表现来看,现在这样的凌辱大概使她脑海中兴奋的火花更加地迸裂开来。

  若是此时有客人或服务生进来的话,那真是惨极了,淫乱人妻和情夫在酒吧卫生间里公然激情性交。这事情一传出去,可就完蛋了。嘉琪唯一期望的就是赶紧进去或者赶快让身后的男人射精,自然而然,嘉琪便加剧了动作,但因为过分焦急,以至于和男人的肉棒之间的摩擦更大了。

  「啊……哦……」

  由于肉棒在已经完全湿润的股间摩擦得厉害,使得嘉琪被刺激得几乎无法动弹。积在体内欲情,瞬间中传遍了整个四肢,披散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脸,但是能听到火热的喘息。男人正吸吮她的耳边的当儿,女人直起身子忘我的斜过头去用她的嘴儿去堵塞住男人的唇。

  「喔……喔……」嘉琪不自觉地呻吟了起来。在这种随时会被人发现的情况下,她的面部表情却呈现出一股像火般的喜悦和醉然的甜美快感,使她一刻也不想离开男人的拥抱。似乎这时她已经不在乎会不会被人撞见了。

  男人的唇终于片刻的离开,他随即又开始扭动着腰,摩擦着她的子宫。
  「噢……哦……」嘉琪胀红的脸庞扭曲,两人的唇再度交含在一起。女人再也忍耐不住了。全身的每一寸肌肤似乎都沉溺在官能刺激的享受之中,快感犹如狂啸的海潮,难以驾驭的欲火,几乎令她发狂。

  「射进来…求你…我要怀上你的孩子。」嘉琪吐着舌头,脸上暧昧的表情哀求着男人。

  男人也在全身颤抖着,紧抱着女人的臀部,开始扭动着他的腰。往上拉动的阴茎紧密地包裹在温热的花蜜中,嘉琪的舌头更深入地潜进男人的口内,喉间发出咕噜噜的声响。

  搞了大概四五分钟,男人再一次抱着女人走到门边,望着拉门把手说:「噢……恐怕,你够不着。」嘉琪的腰都快软了,胳膊根本抬不到正常人的高度去扭开隔间的门把手。

  「那……我们就在这里吧!」嘉琪扭动着腰身。男人亢奋的抱紧她的腰,猛烈的撞击起来。我看得都快要吐血了,胸口好像有火在烧。就在两人的性爱到达最激烈的时候,突然从外面的走廊传来了人说话的声音。

  嘉琪和男人顿时身体都僵硬了。一个人似乎正边和谁通手机,边往这里过来了。男人依旧搂着嘉琪,但马上用他的右手打开旁边洗手间的门。两人的臀部就这样紧贴在一起,蹒跚地逃进了隔间。犹如逃亡般的紧张万分。

  我的眼睛又凑回了那条缝隙。

  一关上洗手间的门,男人仍旧抱着嘉琪的臀部,坐在坐便器的便座上。嘉琪的身体无力的靠着他,他抱着女人的身子,环着她的肩,亲吻着她。

  从外面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进来也不解手,就是在那儿打手机。

  外面的陌生人虽然就近在身边,但身下男人硬挺的阴茎深深地埋入在嘉琪身体,滚热的蜜水包裹下,让她更深切地感受到其中的刺激。尤其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甚至我自己的心情都有点变态的亢奋。

  外面的家伙一边打手机一边无目的来回转圈踱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走到两人所在的门前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