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家庭乱伦  »  【熟女性奴隶王志平国外篇】(02)作者:marc
【熟女性奴隶王志平国外篇】(02)作者:marc
字数:1264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熟女性奴隶王志平国外篇二(微重口母子乱伦,不喜误入)

***********************************  本文算是2010年底完成的《性奴隶王志平》的后续,主要内容说的是:王志平离开了国内,与儿子郭雷定居国外。但是王志平却不能适应新的生活,而是仍然沉迷于性欲的煎熬之中,在被儿子发现自己淫贱的秘密之后,王志平又成为了儿子的性奴隶,并且进一步沉沦于肉欲的疯狂之中。

  王志平是我曾经的情人,现实中也是个很棒的熟女,几年前的文章,故事情节也来源于真实发生的事情,不过风格也比较另类,也一直觉得意犹未尽,常常想继续把王志平的淫贱进一步展现,但是创作文章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题材和风格也很难选取,所以一直拖到现在才终于动笔,最终还是选择我一直最钟爱的带有性虐内容的母子乱文,其实我一直不是很擅长肉戏描写,对情节描述还算可以,所以还请大家多多支持。
***********************************
                第二章

  郭雷看的目瞪口呆,即使已经知道了王志平曾经的性奴隶身份,也完全她如此骚浪的表现所震惊。而王志平会有如此表现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因为那些吃下去的精液。如果说各种残忍的性虐项目让性奴隶王志平又爱又怕,那么只有一个环节是她非常喜欢的,就是口暴吞精,王志平在长期的调教生活中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精液的味道,对于王志平来说精液是绝顶的美味,已经接近一年没有品尝过,于是决定暂时放开一切伦理和顾虑,全身心的和自己的亲儿子好好地操一下。
  放开了心防的王志平,性奴隶的血液在她的身体内开始熊熊燃烧起来,那些已经形成神经反射的各种技巧根本不用重新回忆和熟悉。看着儿子刚刚射精两次后还在疲软的鸡巴,王志平伸出小手把鸡巴握住了,用手掌上下的搓动。

  郭雷还没有完全从王志平熟练吞精的震惊中恢复过来,现在王志平这种完全主动的行为又再次把他的大脑冲击的晕眩不已。和王志平不同,郭雷虽然对妈妈的淫荡肉体性趣满满,但是即使经过了两次强奸,但是还是对这样的乱伦存在较大心理障碍。而王志平虽然最初十分抵触,但是多年性奴隶的经历已经把她的身体和精神彻底改造,在经过最初的不适之后,反而比占据主动的儿子更快的抛开了母子伦理的桎梏。

  已经逐步恢复性奴隶体质的王志平对男人的身体可以说熟悉到了每一个细胞的程度,连郭雷的表情都不用看就准确的把握到了儿子矛盾的心态。为了满足自己已经被激发出来的情欲,王志平本能的开始勾引起自己的亲儿子,从此时起王志平也从一个被儿子强奸的无奈母亲迅速转变成为了一个欲求不满的风骚熟母。
  王志平的所有技巧都充满了挑逗性和实用性,不多久,郭雷的鸡巴就在王志平的手中硬了不少。王志平抬起头来,看着郭雷还在蒙圈中的脸,送给儿子一个妩媚而又风骚无比的笑容,低下头去,再一次把儿子的鸡巴含进了自己的小嘴里。经过了之前的熟悉,王志平的口活已经基本上恢复到了当年做性奴隶时的巅峰状态,舌头和嘴唇的运用都非常合理,舔、吸、吞技巧高超,很快郭雷的鸡巴就像铁棍一样高高挺立了。

  在郭雷的感觉中,王志平把自己的鸡巴重新吸硬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是性欲已经完全高涨的王志平却已经觉得下体的两个洞瘙痒的受不了。按照以往的习惯,此时主人应该给自己下达进一步的命令了,所以王志平有点恍惚,随后才想起来眼前的男人并不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主人,虽然鸡巴的维度与主人相差不多,但是长度却明显短了不少,与主人鸡蛋大小的龟头更是没法比。儿子这两个字还是在王志平的脑海里闪现了一下,不过很快就被高涨的性欲所淹没。发现郭雷还是有点不知所措的样子,王志平主动地拉着郭雷,让他平躺在床上,鸡巴向着天花板挺直着,随后王志平背对着郭雷,双腿跨在郭雷的身体两侧蹲下,雪白的大屁股慢慢的向下坐。

  郭雷不用自主的伸长了脖子,抬起头看着王志平淫荡的动作。王志平敏感的身体立刻感受到了郭雷的视线,开始不断的摇动自己肥美的大屁股,还用双手抓住自己的屁股蛋向两侧分开,把已经湿的淫水开始往下滴的骚逼和微微蠕动的浅褐色的紧窄屁眼完全暴露在了自己儿子的眼前。王志平的下体碰到了郭雷的龟头,以王志平的能力,根本不需要任何的试探也不需要任何的辅助就可以轻松的用自己的淫洞把鸡巴全根吞下去,但是风骚的王志平并没有着急,而是用自己的下体在郭雷的龟头上不断的轻轻摩擦着。看着自己亲生妈妈如此淫荡的表演,郭雷感觉自己的眼睛都充血了,鸡巴更是硬的发胀。在摩擦了一会之后,王志平自己也被刺激的够呛,淫水已经流到了郭雷的身上,而同时郭雷粗重的喘息声已经越来越清楚的传入到王志平的耳中,于是王志平也知道郭雷确实已经快要受不了了。于是王志平再次使劲把自己的屁股蛋尽量向两侧扒开,开始缓缓地向下坐。令郭雷万分震惊的是,王志平对准自己鸡巴的位置,竟然是她看似处女般纯洁完美的小屁眼。

  郭雷虽然不是什么纯情男生,但是也不是性经历很丰富的人,至于肛交这种享受,之前也只是在岛国爱情动作片中看到过。王志平看似完全紧缩的小屁眼非常轻松而顺畅的就把郭雷的鸡巴全根吞进去了,郭雷也知道自己的鸡巴比一般人要粗上不少,别说是自己的女朋友,就是偶尔去和妓女荒唐下的时候,那些阴道已经松弛的女人都会被插的胀痛。没想到王志平的屁眼竟然有这么大的伸缩性,但同时,郭雷也感觉到自己的鸡巴被王志平的肛门括约肌紧紧地夹住,让从来没有肛交经验的他有些疼痛,但是经验丰富的王志平也很快就感受到了,知道儿子是第一次肛交,所以主动放松了屁眼,然后开始上下套弄起来。郭雷哪经受过这个,感觉王志平的屁眼比小穴更要灵活很多,毕竟年近五十的王志平,小穴总也不会特别紧了。

  就这样,郭雷仅仅不到五分钟,就又有很大的射精冲动了,按照正常来说,一个男人在短时间内射精两次,第三次是很难再次射精的,通常需要很长的时间才有可能,但王志平的屁眼就是这么的极品。不过王志平的身体已经被改造的完全适应性交了,屁眼更是已经成为了肛交的专用工具,在感受到郭雷即将射精的时候,王志平把郭雷的鸡巴全力的吸进自己的屁眼,同时收缩肌肉紧紧地夹住鸡巴的根部,轻易的就止住了郭雷射精的冲动,等郭雷缓过劲来之后,王志平又再次开始套弄起来。

  很久没有被真正的鸡巴干过屁眼,王志平也越来越兴奋,开始逐步向郭雷展示自己的肛交技巧。在上下套弄的同时,王志平还时不时的用大屁股在郭雷的身上摩擦,带动着鸡巴也在自己的职场内旋转,之后又很轻易的旋转了身体180 度,
由背对郭雷变成了面对郭雷,在继续套弄了几下之后,王志平还主动拉过郭雷的手放在了自己那一对穿着乳环的D 罩杯大肥奶上。郭雷此时也被王志平的淫荡表现所完全激发,开始发泄搬的使劲揉捏王志平的双乳,甚至拉着乳环残忍的旋转,让王志平的乳头都因为充血呈现出紫红色。如果说之前郭雷在拉扯王志平的乳环时,王志平更多的是感受到痛苦,其中被儿子性虐的精神痛苦占据百分之七十,肉体的疼痛则是百分之三十,那么现在已经完全抛开了心理包袱的王志平已经不再有任何精神上的痛苦,而仅剩的那些肉体疼痛也在受虐的体质下全部转化成了高涨的性欲。

  「啊啊啊……不行了……鸡巴太粗了……屁眼要插爆了……啊……要死了……再来……插烂我的骚屁眼……啊,奶子……奶子也好疼……好爽……捏爆它……捏爆母狗的骚奶子……」

  很快王志平就开始了频繁的高潮,小穴里淫水四溅,喷的郭雷的肚皮上到处都是,连直肠里都流出了淫荡的肠液。郭雷也开始一边大力揉捏着王志平的大奶子,一边开始配合王志平的动作不断挺动自己的鸡巴更深的插入王志平的直肠。每次郭雷要忍不住射精冲动时,王志平就会用屁眼夹住鸡巴的根部,然后再次干起来。就这样干了半个小时,已经完全放开自己的王志平的屁眼一直在郭雷的鸡巴插着,疼痛和快乐共同冲击着她,让她大声的哭叫着,很久没有被干过的王志平也有点累了,而郭雷已经快要疯狂。再一次郭雷的鸡巴开始不断涌动,这一次王志平没有再次控制它,反而加快了屁眼套弄的速度,终于在两个人野兽般的嚎叫中,郭雷第三次射精了,而王志平敏感的直肠也在滚烫的精液的冲击下,再次带给了她一次强烈的强烈的性高潮。

  连续射精三次让郭雷身心俱疲,喘着粗气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王志平很久没有经过这么激励的性交了,体力比以前差了不少,也有点疲累,不过还不至于动不了,看着郭雷疲累欲死的样子,去给他倒了杯水。郭雷喝了点水,感觉体力恢复了一些,就慢慢的坐起来。王志平并没有坐下来,而是站在郭雷的面前,只不过不再像以前那样遮掩自己赤裸的身体,任凭儿子的目光落在自己诱人的身体上。母子二人就这样对视着,一时间都没有说话。郭雷心里还是没有完全清醒,不知道今后应该怎么面对这个和自己以前的印象中完全不同的母亲,甚至有点怀疑刚才的一切是不是都是一场梦境。

  在这样无声的对视了一会之后,还是王志平首先打破了尴尬。

  「儿子,刚才和妈妈亲热,感觉好吗?」

  郭雷还以为王志平会首先解释一下这样的原因,没想到首先问到的竟然是刚才的感受,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但是似乎又觉得有哪里不对,于是眼神又开始变得迷茫起来。

  看到郭雷的样子,王志平也没有等他的进一步回答,而是自顾自的说下去。
  「刚才亲热时,妈妈……很爽……」

  说到这王志平稍微有点脸红,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下去。

  「我知道你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如果你想知道,我就说给你听听好不好?」

  王志平是用询问的语气对对郭雷说的,不过她也并没有等郭雷的意见,而是自顾自的说下去。

  「那是四年前的事情了,老郭不在已经一年多了,你也不在国内,妈妈一个人生活很寂寞,这时候我的主人出现了……」

  王志平开始讲述自己的故事,讲到主人出现时,她主动的跪到了地上,双腿并拢,大屁股就坐在了自己的小脚上,双手扶住自己丰满白嫩的大腿,上身挺直,一对大奶子随着说话轻轻的颤动着,感觉非常的妖艳,就保持这个姿势继续述说着下面的故事……

  「就这样,我离开主人和你一起来到了马来西亚,但是我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过贤妻良母的生活了,我好痛苦,呜呜呜……」

  王志平述说的比较详细,即使没有涉及到太多的细节,仍然用了二十多分钟才把整个过程讲完,讲完后就开始哭起来。不过王志平也很聪明的没有说出「主人」的身份,对于两人走到一起的过程也省略了一些,否则让郭雷知道一手把自己的妈妈调教成性奴隶的人竟然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哥们儿,他肯定会受不了。
  郭雷在这一天中已经被震惊了好几回了,但是在听完王志平的讲述后,还是被再一次大大的震惊了一下,根本就没有精力去思考「主人」的身份之类的问题了,看到妈妈跪在自己面前哭泣的样子,感到相当的不知所措。

  不过王志平也很快就控制了自己的情绪,哭了几声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抬起头,用略有红肿的眼睛看着郭雷,眼神逐渐变得坚定,郑重的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妈妈是不要脸的贱女人,你一定很看不起我,觉得我很下贱……但是……我有一个请求……求求你……无论如何,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妈妈只有你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活不下去呀。」

  说到这里,郭雷的眼眶也红了,想起自己的妈妈不到45岁就守寡,自己又因为学业和工作常年在国外,一个人生活确实很艰难和寂寞,现在又来到了国外,如果丢下她一个人,无论如何也是不合适的。再想起从小妈妈对自己的母爱,点点滴滴都在融化郭雷心中的坚冰,此时郭雷觉得真的不太在乎妈妈以前的所作所为了,毕竟,所有的事情都是发生在王志平守寡之后,而且现在也都结束了。
  「妈妈,你放心,我不会离开你的,虽然……但无论如何你也是我的妈妈?」
  「那我就放心了,儿子,那么……」

  听到郭雷的表态,王志平露出惊喜的表情,一面说着一面保持跪姿向前行走,来到了郭雷的身边。

  「还有个请求,如果你觉得接受不了,可以拒绝我,就是……就是……」
  说到这里,王志平露出纠结的表情。郭雷则轻轻的抚摸了一下王志平的脸颊,轻柔的说:「妈妈,还有什么想法,今天就都说出来吧,什么都好商量的。而且……不要跪在地上了,我们一起坐下来吧。」

  说着郭雷准备伸手去扶起王志平,但是王志平却坚决的推来了郭雷的手。
  「不,我的请求只能跪着说。因为我请求你,郭雷,我的儿子,做我的主人,而我,你的妈妈王志平,要做您最忠诚的性奴隶。」

  说完这些话,王志平的上身就深深的伏了下去,一直到前额碰到地面为止,一个标准的跪伏姿势。维持了一会之后王志平重新抬起上身,恢复了之前的跪坐状态,目光聚焦在郭雷的脸上,等待着她的回答。郭雷又一次被震惊到了,但是毕竟今天已经接受了那么多以前完全不敢想象的信息,所以这次也很快就恢复过来,不过心里还是不敢相信王志平竟然主动提出来要做自己的的性奴隶,所以有些结结巴巴的。

  「这,这个……我不是很明白……这个……为什么……我……不知道行不行呀……这样……这样合适?」

  看到郭雷的表现,王志平也有点着急了,从刚才主动用屁眼来套弄郭雷的鸡巴开始,王志平就已经决定要做儿子的女人了,早已习惯性奴隶身份的身体,已经不能离开男人的滋润。不过此时的王志平,性奴隶的习惯已经回到了身体之内,即使还没有经过同意,但是已经在心里把郭雷当做自己的主人了。所以王志平的脸上虽然露出了焦急的样子,但是却并没有进一步提出要求。

  「我知道这个请求太过分了,你不能接受我也很理解,而且你已经有女朋友了,妈妈年纪这么大了,这么老了,也不适合你了。」

  说到这里郭雷知道王志平是误会了,以为自己嫌弃她了,同时郭雷也终于明白过来了,虽然不能完全理解王志平的心情,但是也知道王志平确实是要来真的。本来就对熟女比较有兴趣,虽然以前郭雷很少会想到乱伦这上面去,母子乱伦更是从来没有想过,一方面是因为不敢想,另外以前王志平是一个非常保守贞洁的妈妈,让人很难能够和性联系到一起。不过现在的王志平已经脱胎换骨了,虽然已经离开了性虐的生活有一年了,身材无法像以前那样保持的完美,但是因为还在坚持跑步,所以走样的也不明显,保养的也很不错,丰乳肥臀的样子,绝对是熟女控眼中绝对的尤物。同时,与同年龄的熟女相比,王志平的皮肤和身材都保持的不错,皮肤白嫩,皱纹很少,乳房虽然十分硕大但是下垂并不多,整个人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五六岁。而且从王志平这几次的表现上来看,她的性技巧以及在床上的狐媚劲,都是郭雷从来没有见到甚至都不敢想象的,这样的风骚淫肉,如果能够成为自己的性奴隶,郭雷也真的是大为动心。想到这里郭雷的心逐渐定了下来。

  「咱们先不着急,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除了之前的……主人,还有没有其他的人了?」

  看到王志平果然忙不迭的摇着头,郭雷更加觉得吃定了她,看来自己的妈妈果然是真心的想要做性奴隶。不过郭雷还是继续问了下去。

  「可是看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怎么相信你?连自己的儿子都勾引,你这样的骚货根本就离不开男人吧!」

  郭雷一方面是装出样子吓唬王志平,另一方面想起在国内的三年中,王志平像个母狗一样撅着大屁股,让男人随便的操,一边被操还一边快乐的大声哭叫,郭雷心里还是有点气不过。

  看着郭雷的样子,王志平更慌了,于是磕磕巴巴的开始解释起来,说了半天郭雷才终于听明白了。原来王志平虽然身体上极度饥渴,但是内心原本就是个羞涩而且极其胆小的中年女人,尤其是在异国的环境下,也不知道怎么和别人交流,而且也害怕出事,所以才一直强忍着,郭雷虽然是自己的儿子,但是好在知根知底,既然已经发现自己下贱的秘密了,也就不想继续装下去。听到这里郭雷感觉满意了,于是故意卖了一会关子,才慢条斯理的同意下来。

  「那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毕竟你是我的妈妈呀,所以你还是在考虑下,千万不要勉强,即使不这样做我保证也不会抛弃你的。」

  「不用考虑了,主人,母狗就是贱,母狗离不开大鸡巴,母狗还喜欢喝主人的精液,请主人随意的使用母狗的肉体。」

  听到郭雷松口了,王志平忙不迭的再一次前额着地磕了个头,看着王志平熟练的动作,郭雷感觉自己真的是捡到宝了,心里也觉得对王志平前「主人」的恨意不是那么深了。

  「那好吧,那么你现在给我证明一下自己愿意做个性奴隶的决心吧。」
  「好的主人,不过主人今天已经很累了,母狗觉得您最好休息一下,那么就让母狗给您献上一段表演吧。」

  说完,王志平跪在地上转过了身,变成背对郭雷的样子,然后抬起屁股分开腿,由跪姿变成趴在地上的样子,而且大屁股高高的翘起,分开的双腿保证了下身的两个淫洞都毫无保留的暴露在空气中。郭雷注意到,自王志平趴在地上后,就开始有液体从她的小穴流出来,想起刚才王志平在讲述自己的性奴经历时,曾经有几次身体出现了颤动,当时还以为是心情激动的原因,现在看来应该是回忆刺激了身体,产生性高潮的样子,所以分开双腿后才会有大量的淫水留出。再看小穴上面的屁眼,虽然经过了猛烈地肛交,但是竟然像是完全没有使用过一样,不仅没有任何破裂出血的迹象,而且紧紧的合拢着。

  郭雷不知道王志平到底要做什么,不过王志平也并没有让他多等,马上就伸出双手尽量的扒开自己的两个屁股蛋,随后令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就在郭雷的眼前发生了。只见王志平的屁眼突然张开了,原本完全紧闭的屁眼一下子就张开了手指粗细的一个洞,里面开始流出液体,是之前郭雷射到王志平直肠里面的精液和肠液的混合物,明显能够看到王志平的直肠还在主动的蠕动,因为这些液体流出一部分后,当液体的流量开始变小时,就会看到一股新的液体从屁眼里再次涌出,周而复始五六次后,才不再有新的流出,流出来的液体就直接滴到了地板上。感觉差不多了,在王志平控制下,屁眼瞬间又合拢了,除了外面还残留着一些液体以外,看起来和从来没有使用过的屁眼一模一样。

  这时候的郭雷已经完全清醒了,观察力也提高了不少,此时他发现,王志平屁眼里流出的液体除了精液和少量的肠液,并没有发现粪便的痕迹,而之前郭雷已经插过王志平的屁眼,鸡巴上也没有残留下污物。后来郭雷也在王志平的嘴里证实了,王志平至今还保持着灌肠的习惯,每天一般是三至五次,这样就可以随时保持屁眼的清洁,不至于在想要手淫时弄得到处都是翔,而且她早就养成了饮食清淡的习惯,这样可以有效避免大便干燥,肠道内本身也会更加干净。看着王志平如此出色的表演,郭雷感觉不错,于是郭雷也开始逐步进入主人的角色,给王志平提出了一系列的要求。

  「好,表现不错,那么你这个性奴隶我就收下了。」

  「谢谢主人,母狗一定会好好服侍主人的。」

  说话间王志平已经恢复了跪坐的姿势,听到郭雷同意后激动的再次前额着地。郭雷则继续说下去。

  「那么以后你就是我的性奴隶了,我不会把事情说出去,你也必须要保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你以后就随时听我的召唤吧,什么时候想了我就会告诉你,你要在我来之前准备好一切,不要让我等。然后你平时要继续锻炼身体,保持身体健康。再然后……嗨,反正你就什么都听我的就好了。」

  「好的,主人,母狗知道了,主人的命令母狗一定会完全遵守的。主人,那个……母狗有几个事情想要请示一下,不知主人能不能指示一下?」

  「哦,你说吧。」

  「谢谢主人。母狗想要请示的是,以后在家里时,母狗是不是都不可以穿衣服?然后母狗是不是可以每天用灌肠来排便?再然后,母狗是否不能再随意外出了?」

  几个问题提出来,郭雷有点不明所以,于是就仔细的询问了王志平。王志平表示自己已经不习惯在家穿着衣服了,会感觉很不舒服,而且不穿衣服也方便郭雷随时使用,至于灌肠也是属于习惯性为,可以保持肠道清洁,以便郭雷随时插入,至于外出的事情,王志平认为需要郭雷认可,毕竟现在自己没有工作了,已经是郭雷的私人物品。

  郭雷听明白后自然同意王志平的前两个要求,至于第三个郭雷也表示还是像以往一样就行,买菜还是需要的,每天坚持运动也有助于保持身材和健康。说完这些,王志平又把上身伏在地上,有点惶恐的说:「主人,母狗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主人的精液如果射到母狗的骚逼里,母狗是否需要避孕?还是正常做,让母狗怀孕,让母狗为主人生孩子?」

  听完这话,郭雷不知所措了,如果说母子乱伦以前郭雷还偶尔幻想过的话,那么让自己的妈妈怀上自己的种,还要把孩子生下来,这种事情郭雷可是从来没有想过的。而且万一真的生了孩子,那么是叫自己哥哥还是爸爸呢。所以在稍微考虑了一下后郭雷就要求王志平还是要做好避孕工作,同时他也得知了王志平至今为止的月经还是完全正常和准时的。至于避孕方法,王志平主动提出来不能让郭雷不方便,所以将会完全采用吃避孕药的方式来完成。

  因为郭雷不太了解怎么做王志平的主人,也提不出什么具体的要求,所以王志平也更加主动了一些,提出了一些建议供郭雷参考,郭雷在经过了一些修改后再要求王志平执行,多数还是与以前王志平需要遵守的条目差不多。总结起来后就形成了新的性奴隶契约,主要内容如下:姓名:王志平性别:母狗年龄:49岁职业:护士长(已退休)三围:91-63-94胸围:34D 奴隶宣言:1.我自愿成为我
儿子郭雷的性奴隶,从此以后儿子就是我的主人,我存在的唯一目的就是服侍主人。

  2.每天早晚各一次,我必须刮除干净自己的阴毛;每天早中晚各一次,我必须用灌肠的方式彻底清洁肠道;我必须用灌肠来排泄大便;我必须保证身体清洁,以便随时接受主人的调教,同时必须保证身体健康,以便能够全身心配合与服侍主人。

  3.在家中时,必须赤裸身体,不得穿着任何衣物,只有高跟鞋可以穿着(包括各种高跟鞋、高跟凉鞋、高跟凉拖),同时鞋跟不得低于10cm;每当主人幸临时,我必须提前在屋门内跪下迎接主人。

  4.我必须吃掉主人射出的所有精液,无论射到哪里,哪怕主人把精液射到我的骚逼和贱屁眼里,也必须要设法全部吃掉。

  5.我必须通过吃避孕药的方式防止怀孕,同时尽一切努力保证月经正常。
  6.我自愿放弃一切权利和人身自由,主人的任何命令都是正确的,必须无条件的服从;我必须完成主人的一切要求,如有当前确实无法完成的,也必须通过努力和锻炼,最终必须完成。

  7.我不能再自称「我」,正式的自称是「母狗」,常用的自称还有「骚逼」、「贱奴」、「性奴隶」等,以及其他以期能够体现我下贱、淫荡的称呼。

  8.如果犯了错误,我必须主动要求并接受主人的任何惩罚,即使没有犯错误,也必须接受主人的任何惩罚,因为主人惩罚我,一定是因为我犯了错误,接受完惩罚,必须诚心感谢主人对我的关爱。

  9.我的一切都是属于主人的私有财产,我必须用自己淫贱的肉体为主人服务,我必须不断锻炼,让自己的身体所有部位均变得更加淫荡,必须用自己的全部精力使自己成为最出色的性奴隶。

  10. 内心自白:我是最淫贱的性奴隶,我身体的所有部位都只有为主人服务这一个功能,我已经不是一个人了,甚至连作一条母狗都不够资格,我只是一个为主人性欲服务的工具。我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任何人强迫我,完完全全是出于自愿,因为我的性欲太旺盛,我的肉体太淫贱,从肉体到心理,我天生就是最淫贱的性奴隶,也是永远的性奴隶。

  第二天,王志平把奴隶契约书亲笔抄写在了一张白纸上,并在最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并且跪在地上,双手交给郭雷。郭雷坐在沙发上接过来,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母狗,看来你已经很想要了,那么我们就抓紧时间吧。」

  在王志平抄写契约书时,郭雷就发现,王志平在中途不止一次停下来全身颤抖着,而她的大腿内侧也开始出现了淫水的痕迹,竟然是在抄写的过程中达到了好几次高潮。

  王志平听到郭雷的话,凭借对男人的了解,判断出郭雷是想要主动地干自己了,于是非常配合的爬到床上,分开双腿,把屁股翘得高高的对准了郭雷。郭雷也马上就跪在了王志平的屁股后面,鸡巴对准王志平淫水满溢的小穴插了进去。王志平马上发出一声销魂的呻吟声,她的身体已经可以随时适应鸡巴的插入,她的欲望也让她随时渴望着被操。郭雷的技巧绝对称不上高超,只是迅猛的完成活塞运动,但是仍然把王志平操得淫叫连连,高潮迭起。

  「啊啊啊,主人好厉害……啊……操死母狗了……啊啊啊……母狗又高潮了……啊……受不了……」

  王志平非常注意自己的称呼,从来不会说出「我」,但是听起来却没有任何的别扭,完全没有特意为之的迹象。而郭雷在王志平这样绝顶的淫肉面前没有坚持多久就缴枪了,仅仅五分钟多一点,郭雷就怒吼着把精液射到了王志平的阴道深处。

  「烫死了……啊……烫死了……好多好烫……啊……母狗有要高潮了……好爽呀……啊啊啊……」

  王志平也随之又一次高潮了。都达到高潮后,郭雷把鸡巴从王志平的小穴里拔出来,王志平则赶紧把手伸到自己的小穴下,把流出来的精液都用手接住,就在郭雷的面前把手上的精液舔食掉,随后还不断地把手指伸进自己的小穴,尽量把里面的精液抠出来吃掉,连自己的淫水也一起吃掉。之后王志平趴在了郭雷的两腿之间,含住了已经开始软下来的鸡巴,把鸡巴上残留的精液也都一丝不苟的舔食干净,最后还专门把鸡巴里面的精液都用嘴吸出来,一丝也没有浪费的吃到了肚子里。

  这是郭雷第一次看到王志平吃下精液的样子,到这时候他才真正明白什么叫做吃掉所有的精液。王志平专业而熟练的动作让郭雷大开眼界,而王志平把精液吃下去时一脸满足的样子,感觉吃到的是绝顶的美味。吃完了精液,王志平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看着郭雷等待他的下一步命令。而郭雷也还没有习惯自己发号施令的身份,没有进一步的指示。就这样过了一会,聪慧的王志平也意识到了郭雷还不适应,所以主动的发起了询问,小心翼翼的说道:「不知道主人对母狗的表现还满意不?下面母狗应该做什么呢,还请主人吩咐?」

  「还不错,感觉挺爽的,接下来吗……」

  郭雷暂时也没有主意,王志平于是提出来也快要中午了,要不就做饭吃吧,郭雷同意了,于是王志平开始做饭。因为之前已经约定好了,王志平终于可以随意的在家赤裸身体了,但是因为要做饭,光脚踩在厨房的地上还是有点不好,所以在征得郭雷的同意后王志平穿上了一双鞋跟有12cm的高跟鞋开始忙碌起来。
  在郭雷的印象里,自己的妈妈以前是个穿衣极为保守的女人,不管冬夏都很少暴露自己的身体,高跟鞋更是从来就不穿,现在看着王志平一丝不挂的样子,穿着那么高跟的鞋却健步如飞,总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很快王志平就做完了饭,母子两一起吃完饭,王志平也马上就把碗筷都收拾好了。郭雷还是不习惯完全赤裸,在吃饭的过程中穿上了衣服,而王志平则自始至终的保持一丝不挂,而且一副坦然自若的样子,好像不穿衣服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都收拾好了以后,王志平又向郭雷请示是否可以去灌肠,在得到同意后马上继续询问郭雷是否要观看,郭雷当然不会拒绝。

  于是王志平和郭雷一起来到卫生间,王志平很熟练的把一套灌肠装置组装好,然后用温水把肥皂溶解做成灌肠液,把灌肠器的尖嘴插进自己的屁眼里,随后把灌肠液的袋子挂在墙上,然后王志平自己跪趴在地上,撅着屁股等待着肥皂液流入直肠,1000ml的肥皂液一会就全部消失在王志平的屁眼里,王志平保持姿势不
变,把灌肠器从屁眼里拔出来,然后静静的等待着,五分钟后,王志平爬到马桶边,把直肠中的液体排泄出来,郭雷注意到,排出来的液体是干净的,看来王志平每天坚持至少三次灌肠,同时坚持清淡饮食,肠腔和屁眼一直保持的很干净,随后王志平又按照之前的流程重复了两遍,算是完成了这一次灌肠。

  从来没有见识过这些的郭雷自然看着非常刺激,鸡巴又开始高高勃起了。王志平也看到了郭雷的变化,而她也基本知道了郭雷不会像以前的主人那样事事都发出命令,于是主动的拉着郭雷来到卧室,自己还是采用上午时的姿势,撅起屁股对着郭雷,还非常体贴的用手扒开自己的屁股蛋,把屁眼充分暴露出来。做完这些之后,王志平用勾人的语气向郭雷发出邀请:「母狗的屁眼已经痒的受不了了,恳请主人开恩,宠幸一下母狗的骚屁眼吧!」

  郭雷于是马上冲过去,就准备干王志平的屁眼了,但是与小穴不同,王志平的屁眼非常紧窄,而且郭雷因为太激动了,而且没有经验,并没有想起要做好适当的润滑,所以急切间并不能插进去,在王志平的屁眼上捅了好几下都划开了。王志平也发现了郭雷的问题,于是赶紧告诉他说:「主人,不要着急,主人。主人的鸡巴太大了,不容易进去。主人,把您的大鸡巴对准母狗的屁眼,然后先不要动,母狗来想办法,好不好?」

  郭雷于是按照王志平的说法做了。王志平感觉到龟头顶在了自己的屁眼上不动了,于是开始小幅度的晃动自己的大屁股,因为郭雷的鸡巴是保持不动的,这样就相当于王志平的屁眼在郭雷的龟头周围转着小圈。转了一会之后,王志平逐渐把握到了龟头和屁眼之间的位置关系,于是向后一挺屁股,郭雷的龟头瞬间就消失在了王志平的屁眼里。郭雷感觉到龟头进入到了一个很温暖的环境里,这两天王志平不断给郭雷创造者惊喜,郭雷原本以为王志平会用手握住自己的鸡巴,引导着插进屁眼,没想到王志平竟然完全能够凭借感觉就把鸡巴吞进去。既然龟头进去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郭雷于是开始欢快的干起了王志平的屁眼。
  「哎呀……主人好厉害……母狗的屁眼好疼呀……啊……主人……啊……鸡巴太粗了……屁眼受不了了……疼死了……啊啊啊……屁眼要被干爆了……哎呀……太疼了……主人……不要停呀……搞死母狗吧……好疼……好爽……呜呜呜……」

  王志平很快就被干的淫叫连连,分不出是被干的太疼还是太爽,而王志平也就是在这种疼痛中才能够感受到更高的性快感,所以与上午小穴被干的时候相比,现在的王志平体现出了更加的疯狂和淫荡,没有经过润滑就强行插入屁眼的剧痛让王志平非常痛苦,但是屁眼强悍的容纳了郭雷粗壮的鸡巴,并不会因此而受伤,直肠还逐渐分泌除了一些肠液。干到后来,王志平在又爽又痛的冲击下被干的哭了起来。

  昨天虽然已经在王志平的屁眼里射过了一次,但是当时的郭雷还处于比较迷糊的状态,今天才算是真正干到了王志平的屁眼。郭雷也感觉到与小穴完全不同的感觉,王志平的屁眼非常紧的同时弹性还很强,把鸡巴夹得紧紧的,但是并不会对抽插产生很明显的阻力,另外虽然直肠里不像小穴那样紧,但是温度更高,王志平还掌握了蠕动肠道的技巧,所以总体感觉比干小穴时更加舒爽。这次郭雷特别注意不要太快射精,但是王志平的屁眼产生了一阵阵的吸力,加上王志平无比淫浪的叫床声,还是只坚持了不到十分钟,郭雷就再次射精了。

  午饭前后各射了一次,即使持续时间都不太长,但是郭雷还是感觉挺累的,王志平的身子实在是太厉害了,能够轻易地吸干男人的每一滴精液。郭雷把鸡巴从屁眼里拔出来后,直接躺在了床上休息,王志平则没有耽误,直接趴在郭雷的两腿之间,又舔又吸的先把精液吃了个干净,然后才开始处理屁眼里的精液。
  王志平特意把屁股对着郭雷趴着,让郭雷能够清楚的考到自己的动作。首先还是像昨天一样,通过屁眼的收缩把精液排出来,用手接住后全部吃下去,几次之后,剩余的精液已经不多,无法通过收缩屁眼来排出了。然后王志平迅速的拿来灌肠器给自己灌肠,与之前不一样的地方是,这一次王志平用来灌肠的是清水,而且量并不大,只有100ml ,把清水灌进屁眼后五分钟,王志平拿来一个大烧杯,
把液体通过屁眼拉进被子里,然后把里面的水喝掉,随后又重复了这样的流程两次。

  这样,王志平终于把屁眼中的精液全部吃进了肚子里,整个过程中,王志平都显得非常熟悉和干练,明显是经过了多次的实践。而郭雷也彻底了解了自己的妈妈是有多么下贱,但同时又是如此的诱人,不过郭雷这几天射的比较多,此时也确实觉得有点累了,于是就没有继续干王志平的意思。王志平很善于揣摩男人的心思,于是伺候郭雷躺下,用自己的小手和大奶子温柔的为郭雷做起了按摩,按说这样做很容易让郭雷再次冲动起来,但是技术娴熟的王志平却让郭雷的睡意增强,很快就美美的睡着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